斋清

·◡·

太像了吧

5 49

【龙龄】当我仰望星河

·很多私设

·记事式流水账

·有一点点不可描写,怕,走外链,过几天或许会删

·诚邀大家观看1127龄龙的童年往事,和小王老师一起开车不喝酒,过红绿灯摘牌照

点我观看 

9 118

她走的还算安详。
我平日里总是有点小孩子气的母亲打电话过来时,声音都在颤抖。
她说她最后睁开了眼,看了屋内的所有人,然后竟然哭了。在这之前,她已经整八天没吃过一粒米,没喝过一口水,没有意识的昏迷了八天。
她这一生过得很苦。
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,又是个女孩。虽然母亲让她多多少少读过几天书,但也就是能识字的程度。她出生在一个小村子里,家里不算穷,但也说不上富裕。父亲是个酒鬼,喜欢打人,我不知道她的童年过得怎么样,但我知道一定不好。
后来父亲没了,母亲一个人拉着他们八个孩子长大。一只手伸出来手指头都不齐,她是最大的,自然吃了许多亏。
母亲和我讲述过许多自己童年的故事。比如二哥和三哥偷家里的猪油吃,...

【美玉】一点小事

·由tag里的两个cp诊断结果引发的不完全脑洞

·可以看做是人间烟火的后篇

·很多私设,流水账式灭文法,有一、、超杰

·是还年轻气盛的马哥和小陈的故事


一点小事


愿他们终是最初的模样。

8 15

【美玉】人间烟火

·校园au,有私设

一个平平淡淡的恋爱故事。


人间烟火

5 17

我和她相遇在回家的那趟班车上。

她就坐在我的旁边。

她不知道,我叫她枣核姑娘。

她拎了一个手工编织袋,红的绿的黄的蓝的线凑在一起,看着有点让人恶心。

她从袋子里掏出了一颗红枣。

那枣很大,深红色,被她白白的手握着,像红宝石一样。

她先是把那枣顺着咬了一条缝,露出里面浅棕色的枣肉,又用牙把枣核咬了出来,塞在左边的腮帮里。我假装看窗外的风景,余光能看到她鼓起的嘴。

真可爱。

剩下的枣肉她怎么吃掉的我没看清,因为我醉心于窗外的风景。

她看了我一眼,又低下了头。

第二个枣迎来了相同的命运,枣核被塞起来,剩下的枣肉被沿着皮啃掉。到最后只剩下了皮,被她一口吃掉。

她就这样吃了三个枣。...

2

我和她相遇在烤地瓜摊前。

硬要说也不算什么摊。三轮板车上架着一口铁炉,铁炉半人高,不知道用了多少年,上面覆着的一层锈好像地瓜的冤魂。但用手一蹭就掉了。

卖地瓜的小贩坐在一张高椅子上,高椅子又在板车上。这让他看起来格外高大。他很年轻,看起来三十出头,一头长发有些不羁,像个流浪歌手。他抽着根烟,手里拿了台诺基亚,不知道在摆弄什么。

可能是我用手蹭锈的动作打扰了他,流浪歌手缓缓吐出一个烟圈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像个俾睨天下的帝王。

帝王说:“瞅瞅吧,要哪个。”

我站远了点,方便朝炉子上看去。上面有三个地瓜,两个圆的,一个长的。

“还有吗?”我问。

“有,在炉子呢。这仨没相中?”帝王听到话...

1

·摸个朝颜组 无差 意识流放飞自我作

·时间线设定是在11年,有私设!!

·ooccccccccccccccccccccc

井之原快彦挺喜欢国分太一。

玻璃十代录制前,平家派六个人在排练室暂时休息。坂本和城岛坐在一起微笑着交谈,山口躺在一旁的沙发上假寐,长野坐在山口对面,手里拿着一本杂志,国分挨着长野,手里也拿着什么。

井之原扬起脖子看了一眼,是一张乐谱。

国分太一,七四年生人。好看的皮囊下隐藏着极其有趣的灵魂。不,已经不能说是有趣了,简直是有毒。

他们私交不多,井之原不知道国分私底下是怎样的人。但至少在人前,精分,跳...

2 6

都说他糊涂,其实他比谁都明白。只不过他揣着不说,于是人们便觉得,嘿,这是个又傻又蔫的,保准儿好欺负。那人笑弯了一双眼,开口是戾气极重的川普,仿佛都能闻到天府之国那些花椒麻椒朝天椒刺鼻又勾人的味道。实在是像极了他这个人。

3 8
 
1 / 3

© 斋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